邵阳交通事故律师 法律咨询 律师简介 联系我们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 分 类 导 航
  >> 超 级 搜 索
栏  目  
类  别  
关键词  
 站内搜索  
  
  >> 热 点 新 闻
 邵阳人身侵权邵阳人身侵权 → 物件损害责任
 查看方式: 查看:[ 大字 中字 小字 ] [双击滚屏]
物件损害责任
邵阳交通事故律师 郑贴侨律师 咨询电话:18907390038
来源: 本站原创 作者:郑贴侨律师 发表日期: 2012-12-15 16:18:39 阅读次数: 6857 查看权限: 普通信息

物件损害责任

                                                 肖碧兰

    在《侵权责任法》出台前,关于物件损害责任只有《民法通则》第125条(地下施工、地面施工责任)和第126条(建筑物责任)、《人身损害赔偿司法解释》第16条等三个条文进行了规定。《侵权责任法》出台后,该法第十一章第85-91条共7个条文就物件损害责任进行了专章规定,分别调整和规制了建筑物等及其搁置物或悬挂物脱落、坠落致害责任、建筑物等倒塌致害责任、抛掷物致害责任、堆放物倒塌致害责任、公共道路妨碍通行致害责任、林木折断致害责任、地面施工和地下设施致害责任。

    一、建筑物等及其搁置物、悬挂物脱落、坠落致害责任,建筑物等倒塌致害责任

    关于这两种责任,《民法通则》规定在第126条,即“建筑物或者其他设施以及建筑物上的搁置物、悬挂物发生倒塌、脱落、坠落造成他人损害的,它的所有人或者管理人应当承担民事责任,但能够证明自己没有过错的除外。”《人身损害赔偿司法解释》第16条规定“下列情形,适用民法通则第126条的规定,由所有人或者管理人承担赔偿责任,但能够证明自己没有过错的除外:(一)道路、桥梁、隧道等人工建造的构筑物因维护、管理瑕疵致人损害的;……前款第(一)项情形,因设计、施工缺陷造成损害的,由所有人、管理人与设计、施工者承担连带责任。”《侵权责任法》则用两个条文进行了规定,即第85条规定“建筑物、构筑物或者其他设施及其搁置物、悬挂物发生脱落、坠落造成他人损害,所有人、管理人或

者使用人不能证明自己没有过错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所有人、管理人或者使用人赔偿后,有其他责任人的,有权向其他责任人追偿”;第86条规定“建筑物、构筑物或者其他设施倒塌造成他人损害的,由建设单位与施工单位承担连带责任。建设单位、施工单位赔偿后,有其他责任人的,有权向其他责任人追偿。因其他责任人的原因,建筑物、构筑物或者其他设施倒塌造成他人损害的,由其他责任人承担侵权责任。”可见,《民法通则》将倒塌、脱落和坠落三种情形共同规定于同一条文中,意味着这三种情形的归责原则、赔偿义务主体等内容完全一致。《人身损害赔偿司法解释》关于建筑物责任问题进一步作出了较明确的规定,其贡献具体表现在三方面:一是明确引入“构筑物”的概念,与其他法律法规更为衔接;二是

对《民法通则》第126条规定的情形予以细化;三是有针对性且明确指出因设计、施工缺陷造成损害的,由未尽管理、维护义务的所有人、管理人与设计、施工者承担连带责任。《侵权责任法》则区分。建筑物倒塌与脱落、坠落的不同责任,分别将脱落、坠落与倒塌问题各单独作一条予以规定;且《侵权责任法》增加规定了“使用人”的概念。需要明确的两个概念是,建筑物是指人们在地面上建造的、能为人们进行生产、生活及其他社会活动提供场所的房屋或场所;构筑物通常是指不具备、不包含、不提供人类居住功能的人工建造物,诸如纪念碑、水塔、堤坝、烟囱、道路、桥梁、隧道等。

    (一)建筑物等及其搁置物、悬挂物脱落、坠落致害责任

    《侵权责任法》第85条规定了建筑物等及其搁置物、悬挂物脱落、坠落致害责任,该条欲调整和解决的问题主要是因物件管理、维护等方面存在瑕疵而使得此类特殊物件导致受害人权利受损害的,责任人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在实务中,处理该种致害案件应把握以下三点:

    1、归责原则:适用过错推定原则。

    2、赔偿义务主体:包括所有人、管理人或者使用人。与《民法通则》相比,范围有所扩大,故对于因借用、租赁等法律关系而实际控制建筑物或者构筑物并负有相应管理、维护义务者,发生纠纷时应当首先将其作为赔偿义务人。

    3、“其他责任人”的含义及范围:所有人、管理人或者使用人承担赔偿责任,主要是基于对特殊物件在设计、施工以及管理维护等方面存在过错造成的。进一步详细分析,导致相关特殊物件发生脱落、坠落的直接或者说深层次原因另有其人的,如由于设计方案本身的错误或缺陷造成的、施工过程中监理单位原因造成的以及施工单位工程质量原因造成的,等等。第85条之所以让所有人、管理人或者使用人先承担责任,系出于保护受害人角度出发。实际上,损害后果客观上应当由真正的侵权人来承担责任。因此,在受害人基于该条规定权利得到保护、损害获得赔偿后,所有人、管理人或者使用人有权依法向真正的责任人行使追偿权,使自己免于遭受损失。

    为加深对《侵权责任法》第85条的理解,在此介绍一个案例:大学生刘某被教学楼上掉下的一块玻璃砸伤左上唇,后虽经缝合、医治及整容,但是容貌及功能都没有得到恢复,构成伤残。一年后,刘某毕业,由于她学的是服务专业,对外貌要求较高,数次应聘都因容貌不符合招聘单位的要求而被刷下。在多次和学校交涉未果的情况下,刘某诉至法院要求学校赔偿误工费、护理费、伤残补助费、交通费、精神损害赔偿金以及继续治疗费等。法院经审理认为,该案属于物件损害责任情形,基于过错推定原则,首先应推定教学楼的所有人、管理人即学校为责任人,学校并未提出减轻或免除责任的主张,亦没有证据证明其对损害没有过错,学校所有和管理的校舍掉下来的玻璃将刘某砸伤,学校应承担民事责任,由此给刘某造成的损失应由学校予以赔偿,据此依法判决支持了刘某要求学校赔偿的诉讼请求。该案中,引起损害事实发生是建筑物上安装的玻璃坠落造成损害,是建筑上的安装物或称附着物。根据日常经验法则推究法律原意,玻璃、窗体等应当视为建筑物的组成部分。

 

    (二)建筑物等倒塌致害责任

    2009年,是中国建筑市场极不平静的一年,全国各地发生了多起令人触目惊心的“楼倒倒”、“楼脆脆”事件。如上海的“莲花河畔景苑”整幢在建楼倒塌,造成了人员伤亡和巨大财产损失;重庆忠县一幢建成不久的商品房大梁断裂、墙体可插进手掌等险情;此外,媒体上还多次报导了一些明显存在质量瑕疵、屡屡遭到消费者投诉的住宅项目,竟然匪夷所思地被有关部门评为优秀工程。以上这些令人震惊的事件,揭示出目前国内建筑行业领域内,部分建设单位、施工企业以及其他诸如设计、监理等行业,盲目追求高额利润、置购房人利益于不顾,严重侵害、影响了人民群众的财产和人身安全。国家各级政府和有关部门,已经意识到对此类诚信缺失、产生了信任危机的行业必须加以整顿治理,促使其朝着健康的轨道

发展。在这种背景下,关于建筑物等倒塌致害责任的规定应运而生,《侵权责任法》第86条就这种责任作出了比《民法通则》及有关司法解释更为严格的规定。

    l、对《侵权责任法》第86条关于建筑物等倒塌致害责任规定内容的准确理解

    该条规定的核心问题在于第一款,这一款是关于解决“豆腐渣”工程的法律对策,对建筑物等倒塌致害问题的处理,已经作为区别于建筑物等脱落、坠落责任而进行单独特殊规定。对该条规定的理解应当把握以下三个层次:

    第一,该条第一款第一句系针对“豆腐渣”工程等与建设单位、施工单位有直接关系的原因造成建筑物倒塌问题的特殊规定。此种情形下,建设单位和施工单位承担的是严格责任而且两主体之间是法定的连带责任。

    第二,该条第一款第二句是关于追偿权问题的规定,是特指因为勘查、设计、监理等环节的原因造成建筑物倒塌的,建设单位和施工单位在向受害人赔偿后,可以依法向相关责任人追偿。这种非因建设单位和施工单位直接原因造成的损害,之所以让其首先承担责任,归根到底,还是可以认定其在对建筑物的建设、管理和维护方面存在不当,故而追究其责任。因此,其与该条第二款所指的情形不同。

    第三,该条第一款与第二款的关系。该条主要目的是针对当前较为突出的“豆腐渣”工程致损问题的妥善解决,体现了立法对此关系广大民生的社会问题的密切关注和高度重视,于是有了该条第一款。同时,该条规定的“倒塌造成他人损害”又并未明确仅仅针对“豆腐渣”工程倒塌,现实生活中,有些建筑物并不属于豆腐渣工程,其倒塌系由于其他原因且不属于建筑物管理瑕疵原因造成的,例如建筑物年久失修造成倒塌,建筑物正常使用寿命届满后的倒塌,或业主人住后,在装修过程中擅自改变承重结构,打断、掏空承重墙等从而造成倒塌,等等,这些完全与建设单位和施工单位无关的倒塌情形如仍然让最初的建设单位或施工单位承担责任缺乏合理性,因此便有了该条第二款的规定。故该条第二款所指的“倒塌”原因、“其他责任人”等,与前款不同,简单说就是除了第二款规定情形之外的建筑物倒塌致害的,可以适用第二款规定,受害人应直接向相关责任人主张权利,其要求建设单位和施工单位承担责任的,法律不予支持。

    2、实务中应注意的几个问题

    (1)准确把握该条的立法本意,即该条主要系为了解决目前较为突出的“豆腐渣”工程问题。要严格把握尺度,防止将该条第一款规定适用范围过度扩大化,避免将非立法本意的建筑物倒塌都适用该条。

    (2)该条所称的倒塌包括完全倒塌毁损与部分倒塌毁损。

    (3)受害人基于该条第一款向人民法院起诉时,只需证明其所受损害系前述倒塌物所致即可。此时,建设单位和施工单位基于严格责任归责原则,必须承担赔偿责任。之后,如果另有责任人的,诸如倒塌系因勘察设计缺陷、监理失职以及第三人原因造成等,建设单位和施工单位依法享有追偿权。

 

    3、正确把握建筑物等及其搁置物、悬挂物脱落、坠落致害责任与建筑物等倒塌致害责任之间的联系与区别

    二者在致害物体上具有一定的相似性,但在归责原则、承担责任方式以及赔偿义务主体等方面均有所不同。

    一、抛掷物致害责任

    建筑物的抛掷物致害,是一种古老的侵权行为类型,在罗马法中就有规定。但现代社会由于建筑物区分所有权的出现,当下出现的抛掷物纠纷,已经与原来大不相同,主要是对于高层建筑物中的抛掷物致害,责任人无法具体确定,传统侵权行为法理论中并没有现成的制度,从而衍生出新的法律问题亟待解决:对受害人权利如何保护和救济?适用何种归责原则?其理论基础何在?根据规范社会生活需要而基于特殊政策考虑,《侵权责任法》第87条专门对此进行了规定,即此类损害发生后,当真正的实际加害人难以确定时,采取推定加害人的办法,由可能为加害人的建筑物使用人予以补偿。

    1、抛掷物致害责任纠纷案件的审理现状

    《侵权责任法》出台前,我国关于抛掷物致害责任问题缺乏明确规定,法院审理此类纠纷时,看法和处理结果并不一致。主要做法可以归纳为以下几种:

    处理方法一:原告无法证明具体加害人,由受害人承担损失,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如山东的“菜墩伤人”案:受害人被楼上坠落的菜板砸死,因找不到扔菜板的人,受害人子女将该楼二层以上的15户居民作为被告诉至法院,要求被告承担损害赔偿责任。一审法院认为,原告在起诉中无法确定谁是加害人,缺乏明确具体的被告,且菜板坠落前的位置也不明确,也无法确定所有人和管理人,因此驳回原告起诉。原告不服提起上诉,二审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原告申诉,山东省高级法院经研究认为,本案有明确的被告,裁定驳回起诉不正确,应当进行实体审理,如何进行实体审理,意见不一致,经请示最高人民法院,最终判决驳回了原告的诉讼请求。

    处理方法二:基于过错推定原则,由可能的致害人平均分担责任。如著名的重庆“烟灰缸伤人案”:重庆市民郝某与朋友李某在街上谈事情,被临路楼上坠落的烟灰缸砸中头部,当即倒地,被送至急救中心抢救。郝某后被鉴定为3级智能障碍伤残、命名性失语伤残、颅骨缺损伤残等。公安机关经过侦查现场,排除了有人故意伤害的可能性。郝某将位于出事地点的两幢居民楼的开发商以及两幢居民楼一定楼层以上的二十余户居民告上了法庭,要求他们共同赔偿自己的医药费、精神损失费等各种费用共计17万余元。一审法院认为,郝某对于开发商的诉讼请求于法无据,不能支持。因难以确定该烟灰缸的所有人,除事发当晚无人居住的两户外,其余房屋的居住人均不能排除扔烟灰缸的可能性。据此,根据过错推定原则,认定当时有人居住的王某等有扔烟灰缸嫌疑的20户住户共同侵权,判令其共同承担赔偿责任。判决后,王某等住户不服,提起上诉。

  二审法院维持了原判。

    处理方法三:基于共同危险行为原理,由可能的致害人承担连带责任。山东济南某住宅区前后两栋楼房相邻,一位老太太中午到后一栋楼通知事情,出楼道时,从楼上坠落一个菜板,将老太太砸倒在地,众人将受害人送到医院抢救后治愈。老太太向法院起诉,将该楼全体共56户住户列为被告,要求承担损害赔偿责任。法院适用共同危险行为的基本原理与《人身损害赔偿司法解释》第4条的规定,判决56户住户承担损害赔偿责任。

    从上述案件的判决可以看出,在判令相关住户承担责任的结果相同的案件中,法院判决的依据及法理基础各有不同:有的依据建筑物责任的规定由该建筑物的所有人按共同侵权行为承担责任;有的依据共同危险行为的法理判决由可能造成损害的部分业主承担连带责任。此外,实务中还有的基于公平原则判令受害人和业主各自分担损害后果;也有不支持原告诉讼请求的做法。

  2、理解《侵权责任法》第87条需注意的几个问题

  (1)该条的立法本义主要在于“同情弱者”和“保护公共安全”。《侵权责任法》已日益成为一部损害分担和风险分配的法律,其重点是给予受害人充分的补救,而且,在救济受害人的背后,还隐含着更深层次的含义,即对公共安全的考虑和利益衡量。第_,在当前商业保险尚未全面深入展开、社会保障机制尚待进一步健全的特殊社会发展阶段,保护弱势群体的利益是我们应当坚持的一个基本理念。抛掷物致害,在有可能成为加害人的范围确定、但是具体加害人无法确定的情况下,受害人相对于众多可能成为加害人而言,处于弱势地位。如果非要其明确具体加害人,其损害方能获得救济,对受害人而言无疑雪上加霜。因此,对无辜的受害人予以保护,由可能成为加害人范围内的民事主体对损害进行合理分配,是一种特殊情形下相对合理的分摊风险的手段和方法,属于对弱者的特殊保护。虽然对于那些并未真正实施抛掷物品行为的使用人而言,令其承担责任有些不公平。不过,换个角度分析,作为建筑物的实际使用人,应当在使用期间对建筑物造成的损害负责,是其本应承担的风险或者说代价。立法作出此种规定,也有利于促使建筑物实际使用人日常提高警惕,积极履行对建筑物及相关物品的保管、维护和注意义务。第二,该条规定有利于保护公共安全、预防损害发生。《侵权责任法》具有为广大公民提供安全的生产和生活环境,维护社会和谐有序的功能。抛掷物致害,在具体的个案中,表现为某特定主体受到损害。但是,在损害未发生前,其对公众的威胁一定范围内和程度上,是普遍存在的,威胁的是不特定的任何人,也就是影响着整个公共利益。对威胁公共利益的行为严格处置,符合多数人的意愿。反之,如果对建筑物抛掷造成的损害,因为不能确定具体的加害人而不追究相关主体的责任,置受害人利益受损于不顾,就是对侵权行为的纵容,造成的客观结果将会使人们疏于对自己管控之物进行必要的维护和管理,真正的侵权人逃脱了其本应承担的法律责任。第三,在表述方式上,采取的用语是“给予补偿”而非“承担赔偿责任”,这样容易为可能的加害人所接受,即并不直接显示出责任人系基于行为侵权、存在过错才承担赔偿责任的含义,而是自己并无过错情形下、仅在道义上出于对弱势群体受损利益予以补偿。

    (2)该条规定的情形并非传统民法理论中的侵权行为类型,即抛掷物致害责任不是共同侵权责任,其基础只是让没有实施致害行为而仅仅具有嫌疑的人承担责任。虽然无法确定具体的行为人,但是从该建筑物中抛掷物的可能性,在该建筑物的使用人中具有同等的概率。按照该概率,确定所有可能抛掷该物的人承担责任。因此,抛掷物致害责任的基础不是过错推定而是行为推定,是将实施行为的可能性推定为确定性。

    (3)抛掷物致害责任与共同危险行为责任有明显区别。共同危险行为的核心是数人都实施了积极的加害行为,数人同时作出某一具有现实危险性的行为,但是难以查明哪个行为造成了损害后果,因此,在因果关系的认定上,采取推定原则,认定所有的危险行为都与损害后果存在因果关系,从而构成共同侵权。而抛掷物致害行为则只有一个人实施了加害行为,只有抛掷该物之人的行为与损害事实之间有因果关系,其他使用人与此没有因果关系,只是由于不能确定谁是抛掷人,才推定全体嫌疑人与损害事实之间有因果关系。而且,将抛掷物致害责任规定为补偿责任而非连带责任,与共同危险行为的加害人之间承担连带责任也有所区别。

    3、实务方面的几个问题

    (1)统一此类纠纷的处理原则和尺度。如前所述,关于抛掷物致害纠纷,在此前法无明文规定状态下,各地的处理结果不完全一致。在《侵权责任法》施行后,法律有了专门规定,因此一定要避免再出现类似问题和现象。

    (2)“抛掷物致害责任”中的用语虽然称抛掷物,实际上都是指从建筑物中坠落的物品,其重点不在于造成损害的物是否有人的支配因素,而是在于该物致害后如何确定由物的使用人承担责任。

    (3)通常情况下,当事人如果能够证明以下事项则可免责:①发生损害时,自己并不在建筑物中,既然不在现场,就没有实施抛物行为的可能,故可以免责;②自己根本没有占有造成损害发生之物;③自己所处的位置客观上不具有造成抛掷物致害的可能性。

    (4)该条所称的“建筑物使用人”,范围较广,包括所有人、占有人以及管理人等。此外,现实生活中的承租人、借用人等,根据具体情况,也都可以成为该条规定的“使用人”。该用语解决了原来有关所有人、管理人表述范围过于狭窄的问题,审判实务中,可以根据情况,灵活掌握。

    三、堆放物倒塌致害责任

    《侵权责任法》第88条规定了堆放物倒塌致害责任。在理解该条规定之前,先介绍一个因堆放物倒塌致人伤害的案例:孔某自购一辆大货车挂靠某运输公司从事货物运输经营。李某租赁某燃料总公司的货场从事货场经营。20006月,孑L某驾驶其大货车到李某租赁的货场装运煤炭。该货场为确保安全作业,在货场入口处磅房边设置有“提货须知”警示标牌,提示货运司机,在装载煤炭时,货运司机严禁离开驾驶室。但该标牌的设置并不显著也不清晰。720,孔某驾驶货车至货场作业区内装煤时,孔某自行离开驾驶室在其车边的煤堆旁停留,作业区内亦无人制止其违规行为。后煤堆突然垮塌将孔某埋没压伤。法院认为,李某作为该货场的租赁经营者,对其实际保管的煤堆所存在的可能垮塌的安全隐患未能及时消除,且货场作业区安全作业规章公示不显著,对孔某擅自下车未能及时制止,因此发生安全事故致伤孔某,李某负有主要责任。孔某在事故发生前曾多次在货场运送煤炭,但对货场作业区提示的安全作业规则缺乏必要的关注,在货场作业区内又擅自下车,把自己

暴露在存在垮塌危险的煤堆前,对损害的发生亦有一定责任,应自担部分损失。

    2、对堆放物倒塌致害责任的理解应把握以下几点

    (1)“倒塌”的含义。包括堆放物全部或部分倒塌,且“倒塌”包括滚落、滑落、倾倒、坍塌等。

    (2)堆放物倒塌致害责任的归责原则。堆放物倒塌致害责任适用过错推定责任原则:作为原告的受害人请求赔偿,只须举证证明被告是倒塌堆放物的堆放人,及因堆放物倒塌造成损害的事实,而无须举证证明堆放人在主观上存在过错,即从损害事实中推定堆放人在主观上有过错。堆放人主张自己无过错者,应当举证证明。不能证明或者证明不足,则推定成立,即应承担侵权责任;确能证明者,则不承担侵权责任。

    (3)堆放物倒塌致害责任的责任主体是有过错的堆放人,强调的是实施堆放行为的人,即当时当地对堆放物进行管理的人。

  3、实务方面的几个问题

  (1)《人身损害赔偿司法解释》与《侵权责任法》的衔接

  二者在堆放物倒塌致害责任的归责原则上规定相一致。但在责任主体上,前者规定为“所有人或者管理人”,后者规定为“堆放人”,应以后者规定为准。尤需注意的是,《人身损害赔偿司法解释》第16条关于堆放物管理瑕疵责任,规定的是堆放物滚落、滑落或倒塌等,这里列举的只是致害行为的主要方式或者典型方式,并不是所有的方式,只要是因为堆放物品管理瑕疵造成他人人身损害的,赔偿权利人都有权依法提出赔偿请求。因此,关于《侵权责任法》第88条堆放物倒塌致害责任的致害行为“倒塌”,宜作广义理解。

    (2)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相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与《侵权责任法》的衔接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相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155条规定:“因堆放物品倒塌造成他人损害的,如果当事人均无过错,应当根据公平原则酌情处理。”《侵权责任法》第88条规定了过错推定原则。在这个问题上,按照后法优于前法的原则处理。

    四、公共道路妨碍通行致害责任

    《侵权责任法》第89条对公共道路妨碍通行致害责任进行了规定。因公共道路妨碍通行致害的情形在实践中并不少见,以下就是一个典型案例:甲无证驾驶摩托车搭乘乙,在行驶至丙在某公路堆放砂石的地段时,该车遇砂石侧翻,造成车辆受损、甲与乙受伤的交通事故。交警认定此事故由甲负全部责任,乙不负事故责任。丙在事故发生处堆放砂石,占据了部分路面,没有设立警示标志,其堆放前也未报主管部门审批。丁(路政大队)对该路段具有路政管理义务,具有独立的法人资格。乙以甲、丙、丁为被告诉至法院。法院认为,甲在未取得机动车驾驶证,驾驶摩托车搭乘乙,行至事故发生地时遇危险处置不当,应当承担赔偿责任。丙堆放的砂石占据了路面,对道路交通安全形成了障碍,其行为和事故的发生有一定的因果关系,故应承担与其原因力相当的赔偿责任。丁作为事发路段的路政管理机关有义务清理公路路面的障碍物,保障公路畅通、安全,其管理上的疏忽与此次交通事故的发生有一定的因果关系,应当对此次交通事故的后果承担与其原因力相当的赔偿责任。最后,法院根据各方当事人的过错程度和原因力大小判令甲、丙、丁分别承担相应比例的赔偿责任。

    1、对公共道路妨碍通行致害责任的理解应把握以下几点

    (1)公共道路妨碍通行致害责任是一种道路管理瑕疵责任。

    (2)公共道路妨碍通行致害责任的责任主体。公共道路妨碍通行致害责任的责任主体有二:堆放、倾倒、遗撒行为人,公共道路管理部门。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公路法》第64条、第43条第2款、《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103条第6款等规定,公共道路管理部门负有保障公共道路完好、安全和畅通的法定义务,对于公共道路上堆放、倾倒、遗撒的物品妨碍通行的,道路管理部门应及时予以清扫和排除,道路管理部门违反上述义务,亦应对受害人承担侵权责任。因此,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在公共道路上堆放、倾倒、遗撒妨碍通行的物品,并导致他人人身损害和财产损失的,堆放、倾倒、遗撒行为人或者公共道路管理部门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3)公共道路妨碍通行致害责任的归责原则。两个责任主体分别适用不同的归责原则,即堆放、倾倒、遗撒行为人适用过错推定责任原则,道路管理部门适用过错责任原则。理由为:其一,法条中的“妨碍”用语隐含“过错”为责任构成要件;其二,公共道路本身属于构筑物。《人身损害赔偿司法解释》第16条将道路作为构筑物之一予以规定,从《侵权责任法》的体系来看,该法第85条关于建筑物、构筑物管理瑕疵责任适用过错推定原则。因此,公共道路妨碍通行致害责任中道路管理部门承担侵权责任适用过错责任原则。

    2、实务方面的几个问题

    (1)注意区分两个责任主体的责任关系

    一般来说,应当首先由在公共道路上堆放、倾倒、遗撒妨碍通行物品的行为人负责,因为堆放、倾倒、遗撒行为人直接控制、管理物件,因此其有能力预防损害的发生,最经济也最有效率。两个责任主体之间是连带责任、按份责任还是补充责任?司法实践中一般按照按份责任处理。在公共道路上堆放、倾倒、遗撒妨碍通行物品与道路管理瑕疵造成受害人的损害,系多因一果关系,堆放、倾倒、遗撒行为人与道路管理部门相互之间承担按份责任比较适当。

    (2)如何确定道路管理部门已尽到相应的注意义务

    确定道路管理部门是否存在过错,就是看其是否已尽到相应的注意义务,主要从道路管理部门注意义务的性质、巡查能力以及其在堆放、倾倒、遗撒行为发生前后所采取的防范制止措施等进行判断。

    五、林木折断致害责任

    《侵权责任法》第90条规定了林木折断致害责任。为便于理解与把握该种责任情形,仍介绍一个案例:2005813,台风在某省沿海登陆后,某省部分地区降中雨,局部地区降大雨到暴雨,某市一公共道路旁一棵路树突然倾倒,途经此地的吴某被倒塌的树干砸伤。事发地段的路、树由该市某区建设和市政局养护管理。某省气象档案馆出具的证明证实,事发时该市区的降雨量达到暴雨等级。法院认为,树木倾倒、折断致害的,由所有人或管理人承担赔偿责任,但能够证明自己没有过错的除外。某区建设和市政局作为致害林木的管理人,虽提供了当天降雨达到暴雨等级的证明,但暴雨在当地属于常见天气,该证明并不能证明本次事故是不可抗力造成的,也不能证明某区建设和市政局没有过错。因此某区建设和市

政局应对吴某受伤承担赔偿责任。

    该案中,暴风雨是否构成免责事由?认定不可抗力时要注意具体情况具体分析。暴风雨属于一般的自然现象,且在当地属于常见天气,在气象台已经预报台风登陆后该省可能部分地区降中雨,局部地区降大雨到暴雨。因此,暴风雨不属于不可预见。如果建设和市政局作为管理人,在暴风雨来临前后积极做好相应的保护措施,该案致害的林木并不一定会倾倒折断。因此,暴风雨致林木倾倒折断并非不可避免和不能克服。该案被告仅以暴风雨为由抗辩主张免责不能成立。

    l、对林木折断致害责任的理解应把握以下几点

    (1)“林木折断”既可以是林木整体的倾倒,也可以是林木部分的断裂。

    (2)林木折断致害责任适用过错推定责任原则。

    (3)林木折断致害责任的责任主体即赔偿义务人具有特定性,即只能是致害林木的所有人或管理人:l、所有人。即林木致害的最直接的赔偿义务主体,当林木的所有人直接占有、管理该物时,该林木致害,所有人应当承担赔偿责任。2、管理人。林木由非所有人

占有、管理时,所有人不再是赔偿义务主体,而是由管理人作为赔偿义务主体。

    2-实务方面的几个问题

    (1)关于林木的所有人、管理人过错的认定。在认定林木的所有人、管理人的过错时,应注意考虑以下因素:

    一是公共场所和非公共场所的区别。对于公共场所林木的所有人、管理人的管理注意义务要高于非公共场所的所有人、管理人的管理注意义务。

 

    二是受害人非法进入、被允许进入和受邀请进入的区别。对于非公共场所(如他人院落、花园)的林木折断致害责任,在确定林木所有人、管理人的过错时,受害人是非法进入、被允许进入或受邀请进入,可作为认定林木所有人、管理人是否存在过错及过错程

度的情节。

    (2)严格区分不可抗力与一般自然力原因。不可抗力是指“不能预见、不能避免并不能克服的客观情况”,它要求从主客观两个方面来认定。一般自然力虽属客观情况,但并非不能预见、不能避免并不能克服。只有当事人已经尽到最大努力和采取一切应当采取的措施后仍不能避免某种事件的发生并克服该事件造成的损害后果的情况下,才构成不可抗力。在认定不可抗力时,应注意:其一,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在案件审理中要结合具体的案件予以认定。其二,即使构成不可抗力,也并非完全免责。林木的所有人或管理人有过错的,也应承担一定的责任。

    (3)关于果实坠落致害责任的问题。《人身损害赔偿司法解释》第16条第(三)项规定,树木倾倒、折断或者果实坠落致害的,由所有人或管理人承担责任。而《侵权责任法》第十一章物件损害责任对果实坠落致害责任并未作出规定。司法实践中对此应如何处理?《侵权责任法》虽然未规定果实坠落致害责任,但不能视为修正了《人身损害赔偿司法解释》第16条的有关规定,理由为:其一,果实坠落虽然属于自然现象,但并非不可抗力,因此,果实坠落致害的,果树的所有人或管理人不能以此为由主张免责。其二,根据有损害即有救济的侵权法基本理念,果实坠落致害的,果实所有人和管理人不能证明自己没有过错的,仍应承担相应的侵权责任。

    六、地面施工和地下设施致害责任

    《侵权责任法》第91条规定了地面施工和地下设施致害责任,其中该条第一款规定了地面施工致害责任,第二款规定了地下设施致害责任。

    (一)地面施工致害责任

 

    1、地面施工致害责任的构成要件

    地面施工致害责任有六个方面的构成要件:(1)在公共场所或者道路上施工。此为施工地点的特殊要求。(2)从事挖坑、修缮安装地下设施等作业。此为施工人积极作为。(3)没有设置明显标志和采取安全措施。此为施工人不作为。(4)受害人受有损害。此处受害人只能是进行施工作业人员以外的其他人(如过往行人),而不是进行施工作业的人员。施工人员在施工中受到的伤害,不构成地面施工致害责任,而应按工伤事故责任或雇主责任处理。(5)受害人的损害与致害行为之间有因果关系。(6)施工人存在过错。

    2、地面施工致害的归责原则

    通说认为,地面施工致害责任适用过错推定原则。在地面施工致害时,受害人不负证明被告有过错的举证责任,但被告可以自己没有过错抗辩。只要被告能够证明自己对损害的发生没有过错,才可不承担侵权责任。

    3、地面施工致害责任的免责条件和抗辩事由

    (1)不可抗力。考虑到地面施工的特殊性质,对不可抗力作为免责条件应作出严格限制:①不可抗力对其所设置的明显标志或者其所采取的安全措施之破坏是不可预见和不可避免的;②施工人已尽全力保护、维持这些标志和安全措施;③施工人已尽全力避免和减少损害后果之发生。

    (2)第三人过错和受害人过错。如果因第三人的过错导致受害人的损害,只要施工人已设置明显标志和采取安全措施并尽力保护、维持这些标志和安全措施,并且已尽力避免和减少损害,施工人可以免除责任或减轻责任。如果因受害人自身的过错而受损害,施工

人可以免责或减轻责任。在确定施工人的赔偿责任时,应考虑第三人和受害人的过错程度。

    4、关于地面施工范围的界定。地面施工是指在公共场所或者道路上进行的挖坑、修缮、铺设等施工作业。它不包括空中施工(如架设高压输电线路),也不包括纯粹的地下施工(如地下采掘、隧道施工),后二者均属于高度危险作业,应适用《侵权责任法》第73条的有关规定处理。此外,应予注意的是,并非一切地面施工均属于该条所指的地面施工,只有在公共场所或者道路上进行的地面施工才受该条调整。

    5、关于地面施工时间的界定。地面施工致害,其行为应发生于施工的准备、实施和完成阶段。某些施工久拖不竣或者基本完成但未最后竣工验收,仍应认定处于施工进行阶段。在施工行为完成后出现的建筑物、构筑物倒塌或脱落、坠落等致人的损害,则应适用《侵权责任法》第858687条的有关规定处理。

    6、如何认定施工人没有设置明显标志和采取安全措施。实践中存在两种情况:其一,施工人完全没有设置标志或者完全没有采取安全措施;其二,施工人虽然设置了某种标志或者采取了某种措施,但不足以保障他人的安全。对于第一种情况,较易认定。但对于第

二种情况则较难判断。我们认为,可以从以下两个方面考虑:第一,有关法律法规对“明显标志”和“安全措施”的标准作出了相应规定的,从其规定。无规定者,按“善良管理人”的注意义务来判断,即施工人是否圈定施工现场、设置横栏、安置警示灯或者按照行业施工管领设置其他警示标志,必要时派专人看护或者指挥通行。采取的安全措施不仅要考虑到一般人的安全,还要考虑到残疾人、未成年人的安全。因此,凡因标志不明显、安全措施不当造成他人损害的,施工人均应承担相应的侵权责任。

    如下是一个地面施工致害责任的案例:刘某驾驶摩托车沿国道行驶时,倒地滑向对向路面,遇周某驾驶大货车驶来闪避不及,左前轮辗压刘某,造成刘某当场死亡的重大交通事故。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刘某驾驶摩托车违规超速行驶,是造成事故的主要原因,周某驾驶的大货车车况不好且超载上路行驶,是造成事故的次要原因。法院认为,事故路段因市政工程公司施工导致部分路面凿毁施工,大部分围蔽施工,剩余仅宽1.1路面通行,形成水泥路面与泥地路面之间有落差,存在一定的安全隐患;且该路段夜晚没有路灯照明,市政工程公司作为该路段的施工单位在施工期间虽然在施工路段中心设置了反光锥分隔,并在该路段由北往南方向设置了两个施工改道的标志牌,但没有设置安全警示灯,采取防护措施,不足以

对过往车辆起到安全警示作用,其对本次事故的发生存在过错。周某驾驶经检验行车制动效能不合格的载货超载大货车上路行驶,对本次事故的发生亦存在过错。因刘某在天气、路面情况均较差的情况下,未依法安全驾驶,对造成本次事故损失应自行承担相应责任。最后,法院判决市政工程公司和周某分别承担了相应的赔偿责任。

    (二)地下设施致害责任

    1、窨井的概念。窨井是指用在排水排污管道的转弯、分支、跌落等处,以便于检查、疏通用的井,又名检查井。此外,埋设在地下的电讯电缆检查井、电力电缆检查井,也属于窨井。窨井属于地下设施。

    2、地下设施致害适用过错推定责任原则。

    (兰)地面施工致害责任和地下设施致害责任的区别

    l、致害物的状态不同。地面施工致害责任的致害物致害时处于施工过程中,是动态的;地下设施致害责任的致害物致害时是静态的。

    2、致害地点不同。地面施工致害责任发生的地点是公共场所或者道路上,不包括非公共场所;地下设施致害责任发生的地点则不限于公共场所,包括一切有人员可能出入的场合。

    3、致害时间不同。地面施工致害责任发生于施工期间,包括施工的准备、实施和完成阶段;地下设施致害责任发生于施工完成之后。

    以上就是《侵权责任法》第十一章所规定物件损害责任的各种责任情形,在理解与适用中,应特别注意把握这些责任情形的归责原则:其中建筑物等及其搁置物或悬挂物脱落、坠落致害责任(第85条)、堆放物倒塌致害责任(第88条)、林木折断致害责任(第90条)、地面施工和地下设施致害责任(第91条)均适用过错推定原则;抛掷物致害责任(第87条)是一种补偿责任,且其基础是行为推定而非过错推定;建筑物等倒塌致害责任抛掷物致害责任(第86条)、公共道路妨碍通行致害责任(第89条)则适用过错责任原则。同时,由于过错推定属于过错责任原则的特殊形态,故对于适用过错推定原则归责的致害情形,如无特殊规定,《侵权责任法》总则关于不承担责任和减轻责任等规定,依法可以适用。此外,本章的责任情形均系物件致害责任,而非行为致害责任,因此责任人实际上承担的是一种替代责任,是替代相应的物对这些物造成的损害承担责任,是《侵权责任法》“自己责任”原则的例外,因而具有一定的“特殊性”。

——此文由邵阳交通事故律师(www.mylsfw.com/)精心收集和整理。 ——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邵阳交通事故律师感谢您的配合!
上一篇:旅行社玩套路 旅游套餐不能按约履行怎么办?
下一篇:侵权责任主体及其相关责任形态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关于我们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2012-2013 邵阳律师网(郑贴侨) All rights reserved
家庭地址:湖南省邵阳市双清区中级人民法院家属楼二栋1单元601室 湖南宋牧律师事务所办公地址:湖南省邵阳市双清区宝庆东路1130号
手机:18907390038 0739--5101498 邮箱:250071218#qq.com(请将#换成@)
技术支持:律师建站
本站部分信息参考了法律人士的智力成果,供学习交流之用。如您不同意收录敬请有效告知,本站将立即删除! 并向您表示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