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阳交通事故律师 法律咨询 律师简介 联系我们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 分 类 导 航
  >> 超 级 搜 索
栏  目  
类  别  
关键词  
 站内搜索  
  
  >> 热 点 新 闻
 邵阳刑事辩护邵阳刑事辩护 → 非法拘禁罪的结果加重犯与转化犯的区分
 查看方式: 查看:[ 大字 中字 小字 ] [双击滚屏]
非法拘禁罪的结果加重犯与转化犯的区分
邵阳交通事故律师 郑贴侨律师 咨询电话:18907390038
来源: 本站原创 作者:郑贴侨律师 发表日期: 2012-07-17 16:53:42 阅读次数: 6097 查看权限: 普通信息

非法拘禁罪的结果加重犯与转化犯的区分

一田磊等绑架案

【案情介绍】

    被告人田磊,男,30岁,汉族,成都西部汽车城股份有限公司西安分公司经理。因涉嫌犯绑架罪,于199996被逮捕。

    被告人廖木方,男,36岁,汉族,农民。因涉嫌犯绑架罪,于199996被逮捕。

    被告人万德友,男,43岁,汉族,铁道部成都机车车辆厂工人。因涉嫌犯绑架罪,于199996被逮捕。

    被告人丁光富,男,40岁,汉族,铁道部成都机车车辆厂工人。因涉嫌犯绑架罪,于199996被逮捕。

    被告人田磊在任成都西部汽车城股份有限公司西安分公司经理期间,销售给被害人刘小平解放牌柴油车3辆,重庆长安牌面包车l辆,总计价款435000元,刘小平当即付价款130500元。两人协议所欠304500元价款应在1998325以前付清。到期后,田磊多次向刘小平索要未果。19997月初,田磊让万德友找两个人来西安帮其索款,事成后给万德友等人12万元酬谢。73,万德友叫同厂的丁光富,丁光富又叫来廖木方,并让廖木方带上廖家存放的冬眠灵针剂。廖、万、丁3人又购买了4支一次性注射器,于74乘火车来到西安。75,田磊在西安租得1辆桑塔纳轿车,并给廖木方、万德友、丁光富每人1把水果刀。76下午7时许,四被告人到达延安。晚9时许,田磊、廖木方与被害人刘小平饭后同车去宾馆,在宾馆附近田磊让事先在路边等候的万德友、丁光富两人上车,随后调转车头向西安方向驶去。刘小平询问干什么,廖木方即拿出刀子威胁刘小平不许闹,田磊称去西安把事情说清楚,不会对刘小平进行伤害。车开出延安后,田磊害怕刘小平闹,停下车后在刘小平的右臂注射冬眠灵两支,致刘小平睡着。次日早5时许在西安境内刘小平醒后,田磊让万德友给刘小平注射冬眠灵1支,刘小平又睡着。车驶入四川境内刘小平醒后,廖木方、万德友两人又给刘小平注射1支冬眠灵。当车要过四川剑门关时,田磊害怕交警查车,再次让万德友给刘小平注射冬眠灵1支。78凌晨2时许,车到达四川省新都县石板本案例摘自最高人民法院刑事审判第一庭、第二庭编:《刑事审判参考》2002年第3辑,法律出版社2002年版,第33 -35页。

 滩镇胜利村,四人将刘小平抬到与廖木方相识的范某家地下室。此时,刘小平已气息

  微弱。后田磊、万德友两人回到成都修车,廖木方、丁光富两人在范某家休息。78

  日中午12时许,四人到地下室时发现刘小平已死亡。为避免被人发现,田磊、廖木方

  提出将尸体碎尸后,装入桶内沉入河底,其他人同意。4人分工后于79按计划实

  施。田磊、万德友又将刘小平的衣服烧毁。712,田磊给刘小平家打电话索要28

  万元,并威胁不给钱就将采取措施。四被告人被捕后对其犯罪事实均供认不讳。

    延安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田磊、廖木方、万德友、丁光富为索取债务,非法绑架他人致人死亡,其行为均构成绑架罪。该院依照相关规定于2000322判决如下:

    1.被告人田磊犯绑架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2.被告人廖木方犯绑架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3.被告人万德友犯绑架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4.被告人丁光富犯绑架罪,判处有期徒刑10年。

    一审宣判后,被告人田磊、廖木方、万德友及其辩护人均以原判定性不准,量刑畸重为由,提出上诉。

    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审理后认为,上诉人田磊、廖木方、万德友和被告人丁光富为追索债务,采取绑架手段,非法拘禁债务人,使债务人刘小平失去人身自由。田磊等人为了控制刘小平,多次给刘小平注射冬眠灵,经法医鉴定,没有充分证据证实刘小平系因注射该药而直接致死。故其行为均已构成非法拘禁罪。对田磊、廖木方、万德友和其辩护律师所提四被告人的行为构成非法拘禁罪,不构成绑架罪的上诉理由和辩护意见,予以采纳。依照相关规定于200217判决如下:

    1.撤销延安市中级人民法院(2000)延刑初字第4号刑事判决。

    2.上诉人田磊犯非法拘禁罪,判处有期徒刑15年,剥夺政治权利4年。

    3.上诉人廖木方犯非法拘禁罪,判处有期徒刑15年,剥夺政治权利4年。

    4.上诉人万德友犯非法拘禁罪,判处有期徒刑13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

5.原审被告人丁光富犯非法拘禁罪,判处有期徒刑10年,剥夺政治权利2年。

【法理分析】

一、争议问题

    本案中,被告人田磊等人为追索债务而采取绑架手段非法拘禁债务人,其不具有勒索财物的目的,因而对其行为不应以绑架罪论处。就此而言,一审法院对被告人田磊等人行为的定性是错误的;二审法院撤销一审判决,是正确的。

    有争议的是,对被告人田磊等人的行为是应以故意杀人罪论处,还是应以非法拘禁罪论处。对此,一种意见认为,被告人田磊等人为索讨合法债务非法限制人身自由,

滩镇胜利村,四人将刘小平抬到与廖木方相识的范某家地下室。此时,刘小平已气息

  微弱。后田磊、万德友两人回到成都修车,廖木方、丁光富两人在范某家休息。78

  日中午12时许,四人到地下室时发现刘小平已死亡。为避免被人发现,田磊、廖木方

  提出将尸体碎尸后,装入桶内沉入河底,其他人同意。4人分工后于79按计划实

  施。田磊、万德友又将刘小平的衣服烧毁。712,田磊给刘小平家打电话索要28

  万元,并威胁不给钱就将采取措施。四被告人被捕后对其犯罪事实均供认不讳。

    延安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田磊、廖木方、万德友、丁光富为索取债务,非法绑架他人致人死亡,其行为均构成绑架罪。该院依照相关规定于2000322判决如下:

    1.被告人田磊犯绑架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2.被告人廖木方犯绑架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3.被告人万德友犯绑架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4.被告人丁光富犯绑架罪,判处有期徒刑10年。

    一审宣判后,被告人田磊、廖木方、万德友及其辩护人均以原判定性不准,量刑畸重为由,提出上诉。

    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审理后认为,上诉人田磊、廖木方、万德友和被告人丁光富为追索债务,采取绑架手段,非法拘禁债务人,使债务人刘小平失去人身自由。田磊等人为了控制刘小平,多次给刘小平注射冬眠灵,经法医鉴定,没有充分证据证实刘小平系因注射该药而直接致死。故其行为均已构成非法拘禁罪。对田磊、廖木方、万德友和其辩护律师所提四被告人的行为构成非法拘禁罪,不构成绑架罪的上诉理由和辩护意见,予以采纳。依照相关规定于2002l7日判决如下:

    1-撤销延安市中级人民法院( 2000)延刑初字第4号刑事判决。

    2.上诉人田磊犯非法拘禁罪,判处有期徒刑15年,剥夺政治权利4年。

    3.上诉人廖木方犯非法拘禁罪,判处有期徒刑15年,剥夺政治权利4年。

    4.上诉人万德友犯非法拘禁罪,判处有期徒刑13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

5.原审被告人丁光富犯非法拘禁罪,判处有期徒刑10年,剥夺政治权利2年。

【法理分析】一、争议问题

    本案中,被告人田磊等人为追索债务而采取绑架手段非法拘禁债务人,其不具有勒索财物的目的,因而对其行为不应以绑架罪论处。就此而言,一审法院对被告人田磊等人行为的定性是错误的;二审法院撤销一审判决,是正确的。

    有争议的是,对被告人田磊等人的行为是应以故意杀人罪论处,还是应以非法拘禁罪论处。对此,一种意见认为,被告人田磊等人为索讨合法债务非法限制人身自由,

强行给被害人注射冬眠灵针剂,并导致其死亡,属于在非法拘禁中使用暴力致人死亡,应按故意杀人罪论处;另一种意见则认为,被告人田磊等人为索取债务非法扣押、拘禁他人,在非法拘禁过程中,恐被害人喊救,不能将其安全带回,强行给其注射冬眠灵,虽致被害人死亡,但并没有希望或放任被害人死亡的主观故意。发生被害人死亡的结果,是因为被告人的过失所致。因此,被告人田磊等人的行为仍应属于非法拘禁过程中致人死亡,应定非法拘禁罪,并根据10年以上有期徒刑的法定刑幅度处罚。二、非法拘禁罪的结果加重犯与转化犯的区分

    笔者认为,上述争议涉及非法拘禁罪的结果加重犯与转化犯的区分问题。结果加重犯,也称为加重结果犯,是指实施基本犯罪构成要件的行为,发生基本犯罪构成要件之外的加重结果,因而刑法对其规定加重法定刑的犯罪形态。与基本犯罪相比,结果加重犯并未发生性质上的根本变化,二者共用同一个罪名。转化犯,是指刑法特别规定的,某一故意犯罪在一定条件下转化为另一种更为严重的故意犯罪,并且依照后一种犯罪定罪处罚的犯罪形态。转化犯实际上属于此罪转化为彼罪的犯罪形态,与转化前的犯罪相比,转化后的犯罪在性质上已发生根本变化。

    根据我国1997年《刑法》第238条的规定,非法拘禁他人,致人重伤、死亡的,仍然认定为非法拘禁罪,这实际上属于结果加重犯的情形;使用暴力犯非法拘禁罪,致人伤残、死亡的,应以故意伤害罪、故意杀人罪论处,这实际上属于转化犯的情形。

    在前一种情形中,行为人对重伤、死亡结果只能出于过失,而不能出于故意。一般认为,这种情形既包括因为拘禁他人时捆绑过紧或其他原因而过失导致被害人重伤、死亡的情况,也包括因暴力殴打、侮辱被拘禁人而引起自残、自杀的情况。、

    后一种情形仅限于由暴力行为直接造成被拘禁人伤残、死亡的情况。对于在后一种情形中是否要求行为人对被害人的伤害、死亡结果具有故意,理论上有不同认识。一种观点认为,无论行为人主观上对重伤、死亡结果的发生是故意还是过失,只要行为人故意使用暴力犯非法拘禁罪,致人重伤、死亡的,就应当以故意伤害罪、故意杀人罪论处。另一种观点则认为,行为人对被害人的伤害、死亡结果必须具有故意心理。笔者认为,转化犯中的转化是有条件的转化,而不是无条件的转化;无条件地将一种犯罪转化为另一种犯罪,是违反罪刑法定原则的。正是由于一定条件的具备,此罪的构成要件发生根本性变化,原有的罪质发生实质性突破,彼罪的构成要件得以充足,犯罪的性质才由此出现转化。正是基于此,20031113最高人民法院《全国法院审理经济犯罪案件工作座谈会纪要》明确指出:挪用公款是否转化为贪污,应当按照主参见全国法律硕士专业学位教育指导委员会组编:《全国法律硕士专业学位研究生入学联考考试指南》

  (第6版),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5年版,第176页。参见屈学武主编:《刑法各论》,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5年版,第267页。参见王志祥、刘江格主编:《新编中国刑法学通论》,中国民主法制出版社2005年版,第216页。

客观相一致的原则,具体判断和认定行为人主观上是否具有非法占有公款的目的。”

    就非法拘禁罪向故意伤害罪、故意杀人罪的转化而言,如果行为人对被害人的伤害、死亡结果不具有故意,成立故意伤害罪、故意杀人罪所需要的主观要件就没有具备,犯罪性质的转化便无从谈起。而且,按照前一种观点的理解,就会形成如下结论:行为人故意实施某种犯罪,过失地造成一种严重的危害结果,则转化为一种更重的故意犯罪。这样的结论确有客观归罪之嫌。另外,按照前一种观点,非法拘禁罪的结果加重犯形态与转化犯形态之间的界限就被抹杀了。在非法拘禁罪的结果加重犯形态的场合,行为人对于被害人的重伤、死亡结果在主观上出于过失,否则其行为就应以故意伤害罪、故意杀人罪论处;在非法拘禁罪的转化犯形态的场合,行为人不但必须实施暴力行为,且对于被害人的伤残、死亡结果在主观上只有出于故意,才能认为非法拘禁罪向故意伤害罪、故意杀人罪发生转化所需要的条件得以具备。

    基于此,在行为人使用暴力犯非法拘禁罪并致人死亡的场合,应注意查明行为人对于被害人死亡结果的发生主观上是否具有故意。在由暴力行为造成伤残结果并由该结果进而引起死亡结果出现的场合,如果能够查明行为人对被害人的伤害结果出于故意,而对于被害人的死亡结果并无故意,则应以故意伤害(致死)罪论处。三、关于本案的相关分析

    综合本案的各种情况,可以认为,被告人田磊等人的行为属于在非法拘禁过程中过失引起被害人死亡的行为,因而符合刑法关于非法拘禁罪的结果加重犯的规定。二审法院对被告人田磊等人行为的定性,是正确的。理由是:被告人田磊等人为将被害人顺利押到目的地,多次强行给被害人注射冬眠灵致其昏睡,其中第一次注射时伴有口头威胁,其他几次注射时,被害人均出于半昏睡不能抗拒的状态。这种强行注射冬眠灵致人昏睡,不能反抗的方法,虽有一定程度的“暴力”性质,但又不同于殴打、捆绑等典型的暴力形式,而是介乎于“胁迫”、“其他方法”与“暴力”之间。②本案被害人的死亡结果并非完全是由行为人强行注射冬眠灵所致。根据专家鉴定结论,注射的药物并不足以致被害人死亡,被害人的死亡是各种综合因素作用的结果,其中包括药物反应、被害人水盐电解质的紊乱、低血糖、地下室缺氧等因素。据此,可以说,即便强行注射冬眠灵的行为属于使用暴力,本案的情形也不能说是单纯或主要因使用暴力致人死亡。③被告人田磊等人在非法拘禁过程中强行给被害人注射冬眠灵,其目的是为了讨回债务,并不希望剥夺被害人的生命,也无放任被害人死亡的心理态度,因而,田磊等人对被害人的死亡不具有故意的罪过心理。但将被害人非法拘禁达30多个小时,期间多次给被害人强行注射冬眠灵,被告人田磊等人尽管无医学专业知识,但作为正常人,仅从生活常识考虑,也应当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可能会诱发其他因素从而影响被害人的生命健康。被告人田磊等人基于讨债心切,并害怕被害人家属追赶,忽视了这种危害结果的发生,最终造成了被害人死亡。其行为符合过失致人死亡的特征。至于

被告人等在被害人死后碎尸的行为,其目的是为了掩灭罪迹,但并不能必然证明被告人有杀人的故意。①

【结  论】

    1.在非法拘禁罪的结果加重犯的场合,行为人对被害人重伤、死亡的结果所持的心理态度是过失。

2.在非法拘禁罪转化为故意伤害罪或故意杀人罪的场合,行为人对被害人伤残、死亡的结果所持的心理态度是故意。

【相关链接】

    相关的法律、法规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二百三十八条第二款犯前款罪,致人重伤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致人死亡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使用暴力致人伤残、死亡的,依照本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二百三十二条的规定定罪处罚。

    相关的司法解释与指导性意见

    目前暂无相关的司法解释与指导性意见。

    相关的参考案例

    陈敏球非法拘禁案

    载国家法院学院、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编:《中国审判案例要览》(1998年刑事审判案例卷),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99年版,第459-465页。

    (王志祥)

——此文由邵阳交通事故律师(www.mylsfw.com/)精心收集和整理。 ——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邵阳交通事故律师感谢您的配合!
上一篇:单位事后投保是否构成保险诈骗罪?
下一篇:非法拘禁罪与绑架罪的区分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关于我们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2012-2013 邵阳律师网(郑贴侨) All rights reserved
家庭地址:湖南省邵阳市双清区中级人民法院家属楼二栋1单元601室 湖南宋牧律师事务所办公地址:湖南省邵阳市双清区宝庆东路1130号
手机:18907390038 0739--5101498 邮箱:250071218#qq.com(请将#换成@)
技术支持:律师建站
本站部分信息参考了法律人士的智力成果,供学习交流之用。如您不同意收录敬请有效告知,本站将立即删除! 并向您表示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