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解更多

官大学问长

发布日期:2023/1/11 阅读量:152  来源于:  http://www.mylsfw.com/

培根有句名言:Knowledge is power,这就是我们众所周知的“知识就是力量”。但钱钟书将培根这句话译成“知识即权力”(《致储安平》1946年9月10日)。钱氏这么译未必恰如其分,因为有知识的人不一定都有权力。但培根这句话反过来说仍然有意思:Power is knowledge,“权力即知识”。有了权力就有了知识,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官大学问长”。对此,我们却可以举出好多这方面的事例。     唐朝时,史思明作乱,让儿子怀王史朝义留守河北,并派大臣周至辅佐朝义留守,自己带兵攻打唐朝。他打破洛阳后,在宫苑大宴群臣,时逢暮春,苑中樱桃大熟。他一见樱桃,想起史朝义和周至,不由诗兴大发,当即作了一首诗:“樱桃一笼子,半赤半已黄。一半与怀王,一半与周至。”诗成,群臣齐声赞美:“陛下此诗,真千古妙笔也。”史思明大喜,飘飘然忘乎所以。忽然有个不识相的臣子说: “请陛下改为‘一半与周赞,一半与怀王’,这样声韵才和谐”。史竟说,“韵是什么东西?怎么可能让我儿子在周至后边!”于是,“大燕皇帝”史思明的御制新诗就这样原封不动地传抄于郡国,甚至送到官府驿站,以广为传扬。一个不知韵为何物的文盲,偏爱吟诗,还要四处张扬,真的很搞笑。      在外国,也有这方面的例子。1962年12月,当时苏联的一把手赫鲁晓夫去参观一个抽象派画展。他指着抽象派雕塑家涅伊兹维斯内的一幅作品说:“就是一头毛驴用尾巴甩,也能比这画画得好”。没承想涅伊兹维斯内这个人很高傲,不识好歹地对赫鲁晓夫说:“您不是艺术批评家,也不懂美学,你对美术作品一窍不通。” 当时在场的人都吓呆了,如果这几句话是对斯大林说的,足以使这位负责人脑袋立刻搬家。如果是对我们这些没有砍头大权的人说的,也一定让他没有好日子过。可由于是对赫鲁晓夫说的,情形就有了不同。赫鲁晓夫竟说出了传诵一时的名言:“当我是一名矿工时,我不懂;当我是党的一名低级官员时,我不懂;当我在往上爬的各级阶梯上时,我不懂。但是今天我是总理,是党的领袖,因此,我现在当然懂得,不是吗?”争吵一顿以后,他竟对恩斯特说:“你是个很有趣的人,我很喜欢你这种人。”多年以后,按照他生前的遗愿,由涅伊兹维斯内为他刻写了墓碑。 “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有知识有文化总是让人钦佩敬仰。无论是山野小民还是达官贵人,都觉得有文化知识比没文化没知识好,都想自己是个有文化知识的人。但问题是文化知识这个东西不是一般的金银财宝、宝刀美女,也不象官服官帽可以通过争抢得到。文化知识不是谁想拥有就能拥有的,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通过掠夺就能搞定的,“板凳要坐十年冷”,它是需要长期潜心钻研积累才能获得。这对于那些登上权力宝座的人来说真是伤脑筋的事。怎么办?只有装。于是,原本一些文化低的人、没有多少知识的人一旦爬上高一点的权位,为了表现出有文化有知识,一方面就会装模作样地胡吹海编著书立说;另一方面,也会有刀笔吏代为其劳,欺世盗名,最终遗笑后世。 新疆有则传说故事,阿凡提当官了,许多人争先恐后地来和他交朋友。有人说:阿凡提,真了不起!你有这么多朋友呀。阿凡提笑着说:我有多少真朋友,要等到我不当官了才能知道。同样的道理,当官的是不是真有学问,或者说,权力到底是不是知识,是要等到不当官了才能知道的。


湖南邵阳律师事务所为您提供法律资讯律师电话微信,提供免费在线咨询。


部分文章来源于网络,无法查证出处,我们只做学习使用,如不同意收录请联系网站马上删除。

回到顶部
友情链接: